您现在的位置:2020马会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> 学科站点 > 英语 > 正文内容

“诚诚恳恳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”,这是老兵的“味道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21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“浏阳河,弯过了九道弯,五十里水路到湘江……”深冬,伴着民歌《浏阳河》的悠扬曲调,记者走进湖南省浏阳市文家市镇,这个因秋收起义而载入中国革命史册的小镇。 在这片红色热土上,一位93岁老兵的感人事迹如今正在广为传颂。 他叫甘厚美,南征北战屡立战功,包括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1次和三等功5次,以及一枚耀眼的“人民功臣”奖章。

  
 

   然而,他在回乡后深藏功名60余年,勤勤恳恳扎根基层,在平凡淡泊中度过后半生,品味着一名老兵和一名共产党员的“甘”醇、“厚”重与“美”好。

  
 

  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甘厚美在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留影。 赖峥嵘摄老兵的“味道”——品味战斗英雄甘厚美的本色人生■尹乐平赖峥嵘中国国防报记者乔振友“浏阳河,弯过了九道弯,五十里水路到湘江……”深冬,伴着民歌《浏阳河》的悠扬曲调,记者走进湖南省浏阳市文家市镇,这个因秋收起义而载入中国革命史册的小镇。 在这片红色热土上,一位93岁老兵的感人事迹如今正在广为传颂。

  
 

   他叫甘厚美,南征北战屡立战功,包括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1次和三等功5次,以及一枚耀眼的“人民功臣”奖章。

  
 

   然而,他在回乡后深藏功名60余年,勤勤恳恳扎根基层,在平凡淡泊中度过后半生,品味着一名老兵和一名共产党员的“甘”醇、“厚”重与“美”好。

  
 

   “与牺牲的战友相比,我这点荣誉不值一提”战争的硝烟已散去70余年,因年事已高,许多往事甘厚美无从记起,但牛蹄岭战斗等数十场他亲身经历的战斗场景,就像他身上留下的清晰可见的伤痕,烙印在老人的脑海里,历历如昨。

  
 

   1948年7月,出身贫苦农家的甘厚美在湖北省谷城县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。 因作战英勇,1949年5月3日,甘厚美成为一名预备党员。

  
 

   1949年7月,解放战争进入决胜阶段,陕西安康成为解放陕南和进入大西南的一把“关键钥匙”。 “那场战斗打得太激烈了。

  
 

   ”甘厚美口中的“那场战斗”,就是牛蹄岭战斗。 时为19军55师163团3营机枪3连战士的甘厚美,负责火力掩护。

  
 

   随着战斗进入短兵相接阶段,甘厚美向班长请求支援战友,随即跳出战壕,“我捡起一把刺刀一连挑倒了七八个敌人。 ”谁知他身后突然冒出一个敌人,端着刺刀向他冲来。

  
 

   甘厚美下意识地一转身,想用胳膊夹住刺刀,却被刺中右手臂和腹部。

  
 

   无法拼刺刀的他顺势抱住敌人滚下山去……直到清扫战场时,战友才发现了满身是血、不省人事的甘厚美。

  
 

   当大家准备把他抬下战场进行救治时,他苏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的手指还能动,还能扣扳机,让我留在战场上。 ”这场战斗结束后,甘厚美被记一等功,提前转为正式党员。

  
 

   翻开甘厚美的档案资料,泛黄的纸张上记录着他南征北战的足迹:李土楼战斗、关垭子战斗、川北火天岗战斗……就像他手中的那挺机枪一样,甘厚美“喷射”着无畏的火焰,舍生忘死,冲锋陷阵,一往无前。 淮海战役纪念章、解放西南胜利纪念章、解放西北纪念章、解放华中南纪念章、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“人民功臣”奖章……一枚枚勋章,一本本立功证书,都是对这位战斗英雄浴血奋战的褒奖。 然而,这些作为一名军人所能获得的无上荣光,却被甘厚美深藏在箱底。 “与牺牲的战友相比,我这点荣誉不值一提。

  
 

   ”“我不能再为国防建设作贡献,也绝不能成为国家的包袱”战争给甘厚美带来荣誉,也带来伤痛。 至今,他的身上还有3处伤疤,每遇变天便钻心地疼。

  
 

   1958年,因伤病复发,已是连职军官的甘厚美不得不选择退役。 组织原本计划让他作为伤残军人复员,可以享受相应的优抚政策,他却摇头横竖不要:“我不能再为国防建设作贡献,也绝不能成为国家的包袱!”这年5月,甘厚美回到家乡文家市镇。

  
 

   他把军功章连同军服锁进箱底,和妻子约定,谁也不再提立功受奖的事。

  
 

   起初甘厚美被安排到中学去教书,可3个月后,他因腿伤无法长时间站立,主动辞掉这个当时许多人梦寐以求的“铁饭碗”。

  
 

   后来,他先后到搬运队、粮站、水库等单位工作,当过会计、保卫员、保管员,均为临时工。 无论日子如何艰辛,甘厚美从未张扬过自己的功绩,从不向组织提要求。 直到1971年,当时的湘潭军分区副司令员到文家市镇蹲点时看到了甘厚美的档案,深感愧对了这位人民功臣,希望当地政府能给甘厚美安排一份正式工作。

  
 

   考虑到煤矿离家近,甘厚美选择到文家市煤矿工作。 然而,这一次,甘厚美主动向组织提出一个“要求”:“在我完成本职管理工作的前提下,请允许我下井工作。 ”此后,这位战斗英雄当过下井工人、采购员等,1982年以普通工人身份从煤矿退休。 2000年,有关部门在办理甘厚美一名同事的“退改离”工作时,发现甘厚美也符合相关要求,后经长沙市劳动局批准,甘厚美被认定为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退休工人,享受离休待遇。 “诚诚恳恳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”回乡之初,因伤病复发,甘厚美多次前往长沙进行医治,共花去1700余元。

  
 

   这在当时是一笔巨大的开销,公社党委让他去县民政局报销,甘厚美却拒绝了,“我用的是转业费,这本身就是党和人民给我的,我不能再去占公家便宜。 ”“绝不能占公家一分钱便宜”,这是甘厚美给自己和儿女定下的一条“家规”。

  
 

   1969年,甘厚美在清江水库工程指挥部担任保管员期间,每天收工后便去施工场地捡废弃的纸袋卖钱,积少成多,共卖了100余元。 他没把这些钱装进自己的口袋,而是全部上交给组织。 有人说:“那是你劳动所得,应该自己留着。

  
 

   ”他却说:“我捡的那些纸袋都是公家的。 ”1973年,甘厚美的大儿子甘本淼高中毕业,到生产队干农活、做会计。 1977年恢复高考,甘本淼成功考上武汉交通大学,却因体检有点小问题没被录取。

  
 

   “我让父亲找人去说说,父亲却说不合格就是不能去,找谁说也没用。 如果想要吃‘国家粮’,就要凭自己的本事去争取,他不会给我们找工作,我们自己要诚诚恳恳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。

  
 

   ”后来,甘本淼听了父亲的话,考上茶陵师范,毕业后当了一名老师。

  
 

   “只听说他当过兵、打过仗,没想到还是个大英雄。 他家里负担那么重,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,找组织解决呢?”当甘厚美的英雄事迹被当地媒体发掘报道后,面对大家的疑惑,他给出了这样的回答:“荣誉属于党属于部队,不属于我个人。

  
 

   当时国家还不富裕,大家的日子也苦,在那种艰难的时候,我怎么好意思去开口?我那么多战友牺牲了,我能活下来就是幸运的,还有什么资格向党和政府提要求……”一句句朴实的话语,让人看到甘厚美一生不变的初心和赤诚的本色。

  
 

   采访中,甘厚美对记者说:“我这辈子有3件值得骄傲的事:一是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;二是没有占公家一分钱便宜;三是子女凭自己的努力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  
 

   ”这,就是一位老兵、一位共产党员,对自己“平凡”人生的回味和解读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